Thursday, December 15, 2005

12/15/2005和12/19/2005

上天没有把他的幸运分给我,虽然我知道他和我一样想抓紧那一丝丝的希望,希望上天能再拨一点点幸运给我们。可是,上天没有这样做。------命运弄人。
突如其来的怀孕了,我是那样的小心计算,却失算。无语。来不及去想为什么会这样。人这辈子要遇到多少不如意呢,人生不如意十之八九吗?一周前的周二是多么欣喜的看到他,整个身心浸没在浓浓的幸福里。一周后的周二,感觉到自己身体的变化。怀疑,焦虑,侥幸,确认,绝望,经历了这些之后是要让自己在第一时间收拾心情,确定下一步的方向。这是什么样的日子啊。我正在经历着什么啊。
要和他认真谈下了,在今天。他,考过了G牌,拿到了QUEENS的OFFER,加班到深夜。我,体验着他快乐,我快乐,被快乐鼓起的那一线侥幸,破灭。面对真实世界。

和他在一起的每个瞬间,总以为自己永远不会忘记。看者他时,痴痴的幸福。狠狠闻他的气味,想要把他刻在心里。听到门铃响,想可能是他的OFFER到了,体验到的惊喜。我都不知道自己那么会爱。

感觉可能要提前走了,荡他想看的电影,做想和他一起做的事,那样的心情就好象是一个要死的人,珍惜着和深爱的人在一起的每一刻每一秒。如此的不舍。

我是分了2次写这篇BLOG的,现在的心情和上次已经完全不同了。我现在月经来了,应该不是怀孕。可以呆到该走的时候再回去了。

可是。

我的爱已不再那么清晰,肯定了。好在我记录了一些爱的片段,能提醒我是那样的爱过。人生能有过这样一番的感受,也是难得。

我爱他吗? 他爱我吗?当他对我说,在这个国家里,你在我家里摔倒了,你都可以SUE我的时候,我知道,FINE LOVE IS GONE。我那样的看着他,足以让他和我感同身受了。这是一个谁都不对谁负责的世界,每个人都只对自己负责。他是这样想的。做他身边的人就必须接受这个。想逃。我知道老公是不会抛下我的,就算我病,就算我没用,他都会尽一份责任。多少而已。

这是件发生的事情。纯发生了。就象是要我们都彻底的面对这份纯爱情在我们各自的心里有多重。看着很美,其实呢?

他这样的想,这样的做,一点点没有过分。更不能说错。可我那么,那么样的爱不见了呀。以后都不会再有了,是吗? 30多好几的人啊,还在幻想着,梦着爱情。寻找不存在的东西,注定是要失望的。

一直听他说,他的她和她,我女朋友,我们家那位。不时的,随时的,都会提起,那么自然。那我是什么?!上海女人吗?在他眼里成熟懂事,洒脱的可以没心没肺的上海女人吗?

决定要让他知道,我没有义务让他踩着我的心放纵他自己。他一个手拉着我的手,一个手指着说,我们家那位特别推崇这个牌子,这样的大衣好几件;去年给她买了双这个。 我的天! 我是什么,她是什么,他又是什么???

想想自己也曾为他着迷,现在还在迷着,可能,他确实是个迷。不管怎样,愿他好。也愿我好,愿我能爱我的老公,让老公幸福,和老公一起快乐幸福的,直到永远。拿出对他的宽容,理解给一点给我的老公,也许就够我们快乐幸福了。希望如此。

Saturday, December 03, 2005

写下来,是因为实在是有一个人负担不了的时候

这是一个不能告人,见不得光的故事,平淡无奇,在这样一个充斥着各式各样感情的年代,世界。要写下来,是因为实在是有一个人负担不了时候。一个人坐在小屋里,感受来自内心的痛,左手紧抱着右臂地流泪,颤抖。

SKYPE里听见他接听太太的电话,慵懒一如5秒前和我讲话的口气,商量着晚饭吃些什么。一会他要去接太太回家。

一会,他发现自己的失误,关了SKYPE。但,那头,我已经不知所措。一直了解他在家是个好老公,好爸爸,好儿子;就像我,一个好太太,好妈妈,好女儿。

说是因为我们很像,才能感觉到对方。完全不同的成长环境,所以一直奇怪着。也许他对谁都是这样的。可我不是,舍不得这样心心相通的感觉。没有体会过,因为没有发生过。

不能让他知道,我这样,但我知道他能感觉到。他能感觉到我的反映。已经活的很累了。不要再多压力了。